欧美轮理片:小sao货 np——阿不要,太大了深点肉木奉

发布:金雕配资网会员 2020-07-02 09:35:08 分类:娱乐资讯 浏览:
导读:【导读】:金雕配资网在线提供,娱乐资讯「小sao货 np——阿不要,太大了深点肉木奉」,供娱乐资讯爱好者免费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jczhg.com/yule/2020-07-02/12879.html

 傍晚,舞蹈室里。

白芷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老师按在压腿杆上的。

只记得做了一个动作,牵扯到了臀部,然后就被老师压在把杆上。

一瞬间的事。

她近几天学的新舞,有一段不熟练,今天下午放学就被留了下来,开小灶,一遍一遍仔细的抠动作。

可怎么练也顺不下来。正觉得不对劲和焦急之时,便听见身后男人闷出粗喘,把她推到镜子前了。

白芷的小腹抵着冰凉把杆,面前就是偌大的镜子。

镜子里面反映着另外三面墙壁的镜子,各角度都看得见。

年轻英俊的男人压在她后背,额角一缕墨色碎发垂下来,挡住了晦涩不已的欲眸。

他棱角锋锐的喉结重重滚动了几下,薄唇微启,有致命性感的低沉喘息声从喉间发出。

这个男人,是她们舞蹈学院女性师生们都趋之若鹜的清冷男神啊。

修长身躯美感十足,脸型俊美,五官有一种盐系的少年感。

白芷曾经看过他穿着白衬衫站在阳光下的样子。

一双狭长双眸淡淡扫过来,浅色剔透的琥珀般瞳仁,带着疏漠。

而此时,后臀有一根火热的巨物隔着她轻薄的粉白芭蕾袜在摩擦。

男人桀骜的抬高了下巴,有些不可一世的意味。

从镜子和她对视,那双毫无情感的瞳眸,如今填满了欲色。

白芷有些慌,像受惊的小动物在不停颤栗,“老、老师,你在做什么”

陈流修长的两根手指掐住她下颌,脸颊贴在她的脸侧,质问:“你不知道老师在磨你的小逼啊。”

性感声线带了暴戾,和他平日的禁欲形象截然相反。

白芷问那句话只是想让他良心发现,却没想到他那么坦荡

“陈老师这里是学校,我是你的学生”白芷细细呜咽。

硕大的肉棒在她腿缝,磨着敏感的私处抽插,羞耻心爆发。

“你还知道是我学生嗯在学校就敢三番四次的公然勾引老师”

“没有、我没有呜呜”白芷小脸挂泪,摇头否认。

“还敢说没有芭蕾系新星,会好几天重复学一个动作都学不会你说是不是故意的

“一次次的用小逼磨老师,老师这几天被你弄硬了十几次你不知道硬得晚上都要摸鸡巴半小时才射。

“最过分的是什么你知道吗白芷昨天老师被你这骚穴夹得太爽,最后忍不住当着十几个学生的面射了出来

“我饶了你,你今天却还敢装笨学不会”

陈流的一只大手伸到她前面,往下移,捏住又软又嫩的两瓣小花谷抖了抖。

白芷娇颤一声,“我不是故意的,是老师次次那里顶着我,我怕有接触才学不好您找个搭档给我,我就能做好了”

白芷有些委屈。她说的是真的。

这个舞是双人舞,她们班十几个人,男生占了三分之一,是以搭档的话,只有一半的女生有。

因为这个舞也不是拿去表演的,而是训练,期末考核会加分而已。所以陈流让另一半的女生,女女自由搭档。

白芷安静内向,刚入学没交到什么朋友,是以落了单。

陈流便亲自指导。

而白芷一直学不好的那个动作,是男舞者在女舞者身后,扶着腰,女舞者随之旋转飞舞。

为了固定和稳住姿势,男舞者的裆部嵌进女舞者的臀。

男女都穿着轻薄的紧身连体袜,肢体接触,肉体摩擦之间,产生冲动是正常的。

她们班的那群小男生都当场射了一大半。

笑呢,是被女生们笑了。

但年纪小,阅历浅,克制不住很正常。

只是男生们不太懂,弄脏了裤袜,被陈流训了:下次要及时掏出来射,免得又要回去换裤袜,浪费时间。

结果没想到,昨天,陈老师也

当时白芷被他扶着腰,感觉臀下抵着的男根在微微跳动,耳后的男性呼吸声越来越粗沉。

正当她做下一个动作时,就被松开了。

一道压抑的低喘响起,一条乳白的线划过白芷的腰肢,在众目睽睽之下,激射在了防滑地板上。

白芷回过神来,回头一看,便见她们的老师握着狰狞粗大的一根,胸口沉重起伏。

缓过来之后,淡淡看了她一眼,把分身放了回去,“继续练习。”

大家大气不敢出,也不敢耽搁上课时间。

但下课之后,老师一走,连男生们都在耻笑:

“原来老师也会忍不住,我还以为这种刺激程度,就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才会爽射。”

女生们道:“说不定老师是在给你们上课啊。”

男生们问:“上什么课爽射的课”

女生们:“觉得自己快射了就要及时掏出来,别弄脏了裤袜课。”

男生们:“有道理。”

然后他们开始调情说起荤段子。

白芷在旁边听着脸蛋燥热,偷偷摸向腰后,沾上了老师一些精液的布料。

有些担心又有点愧疚老师会不会因此丢脸,在学生面前丧失威严

而今天,陈流扶她腰扶着扶着,忍不住光明正大的磨着她,以示惩罚。

听到她怨他肉棒顶着她她才学不会,还想让他给她安排个搭档。

“还是老师的错了你这小逼还想夹着谁的肉棒磨嗯跟老师说说。”

白芷不敢说了。

“说啊,想跟谁搭档好好说。”陈流被紧身裤绷出形状的硕大龟头用力镶进她的花心,隔着布料去旋转的磨、插,带着一定的威胁。

白芷娇吟一声,“老、老师,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我的肉棒还是不要搭档”

“都、都不要”白芷有一种直觉,敢指定了搭档她肯定会完蛋。

“不要搭档可以,但老师的肉棒不能不要。还没罚够。”陈流话落,遒劲的手臂捉住她双臂,重重的顶着嫩极的地方。

这一动作,紧实的小臂肌肉迸发出十足的力量和线条。

白芷呜咽,“老师要怎样才能罚够”

“让老师射出来先。”陈流低低喘着。

唔,忽然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个有关芭蕾舞者的帖子,不知道真假,但印象深刻,所以嘿嘿写出来了

那个,顺便指路一下伺狼喂虎呗NP文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金雕配资网的观点和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QQ:168227446)。
本文来源: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