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婦交換 スワッピング?パーティー》-网站域名续费价格:他粗暴的撕裂她的_抵在办公室进入

发布:金雕配资网会员 2020-07-02 09:34:09 分类:娱乐资讯 浏览:
导读:【导读】:金雕配资网在线提供,娱乐资讯「他粗暴的撕裂她的_抵在办公室进入」,供娱乐资讯爱好者免费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jczhg.com/yule/2020-07-02/12792.html

 还没5秒钟,门吱呀一声推开了,进来三个医生和五个护士,“大小姐,少爷他怎么了?”为首的一个急切的问道,我抬眼看了一下,略微发福的身材,熟悉的脸孔,我靠,这不是院长吗。

 

“哼,少爷醒过来啦!”姐姐不太高兴的道。

院长急忙走过来,看见我确实睁着眼,连忙命令其余的医生和护士检查各项仪器,他则走到床前鞠着躬说:“哎呀,少爷你可醒过来了,我失职,不敢帮您做脑部手术,让您昏迷了7天,我该受处罚。”

 

看见这个院长我知道了这是在圣和医院,上江市最高等的医院,也是义仁堂药业所投资开办的一家医院,而义仁堂是我的爷爷创办的一家药行,到现在发展的规模于同仁堂相比还略逊一筹,但在全国也是前三名,所以在上江市就有4家大医院是我们家开的。

 

这个圣和医院做为上江最高等的医院,能坐在院长的位子上自然不是庸人,这届院长叫董实升,全国颅脑病例研究界泰斗级人物,是我老爸亲自从国外请回来的,论辈分我还应该叫他伯父。

 

“董伯伯,既然您这泰斗都不敢给我做手术,说明我脑子的病确实异常。这不能怪您,现在我也醒了,您就不用太自责了,我姐姐太关心我了,可能态度不好,您也别放在心上。”

 

“少爷,谢谢您的信任!”董伯转身对另外几名医护喊道:“你们几个去通知各相关科室马上准备为少爷做全身检查。”

 

就这样我又被推着去外边转了一圈,检查结果是别的地方都挺好的,就是脑内还有一小块淤血,董伯的建议是静养些时日,可以散散步,但是别太动脑子,另外开了些国际顶尖的药方给我服用,希望可以逐渐化解这块淤血。我只好又躺到了高级特护病房里。

 

“哈哈,姐姐,你看我身子依然很棒。”

 

为了证明身子不虚好安慰一下姐姐,我强忍着眩晕的感觉一把拦腰抱起了姐姐,把一个大美人扑通扔在了床上。

 

“要死啊你,小义,忘了你脑子里还有淤血那?”姐姐一边假装生气的呵责着我,一边用手支着床想要起来。

 

我一下扑了过去,两手盖在了倩姐胸前突起的馒头上,柔软丰满的感觉瞬间通过掌心一直传到每一股神经的末梢,“姐,我想让你死,是欲仙欲死!”

 

“放开我,放……”没等她说完,鲜艳的小嘴就被我盖了个盆儿满。没几秒钟,姐姐的挣扎已经换作了迎合,双手搂住了我的虎腰,香舌也开始主动探索起来。

 

摸索着解开倩姐西装和衬衣中间的扣子,露出一条足够的缝隙,我将双手直接探到了胸罩上,33C的**直接给了我丰满圆润的刺激,“刺拉”一声,顾不得解开其余的衣扣,我直接向外一扯,将包裹住姐姐纤体的外衣撕了开去,翘挺的**就这样顶着一件黑色的花边胸罩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不要嘛,好羞人哦!”姐姐扭动了一下身体,故作扭捏的低喊。

 

“还有什么害羞的,又不是头一次了,嘿嘿,老公来喽!”再次一把将碍事的奶罩扯掉,让圆滚的**和嫣红的奶头**裸的面对着我的双眼。

 

“开始吃奶喽”我一口嘬住姐姐左边的**,右手也顺势爬上了右边的**,把玩起来,洁白的大**在我的手里不断变换着形状。

 

“啊……好弟弟,你嘬得姐姐好难过啊,不行了,啊……”姐姐轻轻的晃动着臻首,双手也开始脱我上身的衣服。

 

“姐姐,你的**真爽啊,尤其是奶头,感觉就像吸出什么似的。”我用力抓紧姐姐的**,一些拿捏不住的乳肉从指缝间窜了出来。

 

“啊……死天义,你不会小点劲儿啊,**都被你捏疼了。”

 

“没办法啊,姐姐,谁叫你的**这么招人爱啊!”唏溜一声,我伸出舌头在倩姐的**上重重的舔了一下,鼓起的肉球上立刻留下了我色色的口水。

 

“姐姐,今天穿的什么内裤啊?”我边说着边用左手顺着姐姐柔滑的小腰向下去解开西裤的扣子。

 

“哼,小色狼,有本事你自己看。”说完立刻夹紧了大腿,不想让我轻易将裤子褪下。

 

“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虽然倩姐也跟何姨她们练过,但是女人又怎么可能斗的过男人呢,我三条腿并用,将倩姐的大腿撑了开来但是我并不急于脱下她的裤子,这次要换另一种玩法。

 

我用双肩扛起姐姐的大腿,火热的目光聚焦在她的裆部,性感越是被遮掩就越能挑逗男人的**,在她还没有明白我要干什么的时候,我用力将两条细长的美腿向两边分去,嘶拉一声,姐姐的西裤从中间被我扯开了裆。

 

“哈哈,原来你今天内衣穿的是套装。”

 

我一招抓阴龙爪手抵在了倩姐的**上,虽然隔着花边的黑色内裤,一股热气依然是袭在了我的手腕上,我低下头深深的嗅了一口,女人的体香混合着一丝的腥气让我的胯下一次性的搭好了行军幛。

 

我的手指在阴谷之中划了一下,“小**,这么急啊,下边都湿了。”

 

“讨厌,还不是你弄的,人家可是正经人。”

 

“正经人?哼哼,待会就让你知道谁骚了。”蕾丝内裤在我色爪下被拽到了脚下,就这样一具性感风骚的女体摆在了我面前。

 

因为**而有些红润的脸庞,些微的喘气使得白白嫩嫩的**有节奏的挺立着,紧接着纤细的腰肢上有一个小巧的肚脐,走过这片平坦的腹地是一片原始森林,繁枝覆盖下有一条幽深的山谷,点点的湖水在谷里泛着微光,修长的**脱离了西裤的掩盖后傲人的伸直在空气中。

 

面对着如此的玉女佳人,操,谁作柳下惠谁就他吗的傻逼。我三下五除二干掉这身讨厌的衣服,让早已立正的小弟弟出来透透气,我重新掰开倩姐的双腿,在她湿润的**里舔了起来。

 

“啊……好弟弟,用力,哦……对,就是那里,啊……”

 

我的舌头在两片**之间迅速的滑动,惹来姐姐一阵阵的娇喘,“啊……老公,嘬我的那里,啊……”我一口含住姐姐的阴蒂,就像吃奶一样的吮吸起来。

 

“啊……再大点力,不要……啊……来了……”姐姐突然用手将我的头死死按在她的阴核上,接着身子弓了起来,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山谷之中喷薄而出,浇了我满脸。

 

“姐姐,你也太快了吧!”我抬起头道。

 

“嗯……这么些天没和你作了,我,我等不及了嘛!”**让姐姐的胸脯起伏的厉害,一波一波的**顺着阴部流过屁眼,滴在了床单上。

 

第二章

 第二章

 

春情激荡的场景让我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我扶正大**开始在姐姐的湿润的**口儿上摩擦起来,淫液也逐渐涂满了**。

 

“姐姐,想不想要啊?”

 

“快,亲亲老公,快给我,快把你的大**插进来吧!”被**占据大脑的倩姐已经迫不及待,“那你说你是不是**啊?”我故意攥着**在姐姐的阴蒂上敲了两下。

 

“是,姐姐是**,姐姐是只属于天义一个人的大**,啊……”还没等姐姐说完,我已经大力一冲,小弟弟就进入了一个湿滑紧窄的空间,娇嫩的肉壁包裹着粗大的**,温温热热的舒爽感直达我的中枢。

 

“哎呀,老公,轻点嘛,你的**那么大,捅到小妹的花心了,啊……好舒服呀!”

 

怪不得前进途中遇到了一个瓶颈般的细窄小门,原来已经到了姐姐的子宫前。我上身前倾,双手抓住倩姐的白嫩**,下身开始大力**起来,下面的床铺也开始有节奏的晃悠起来。

 

“啊……用力吧老公,啊,插死小妹了……你太……太会操穴了,姐姐……姐姐好爽啊……老公的**太粗了,啊……撑得妹妹的穴快……快爆了,啊……”姐姐的双手在我的背上胡乱拍打起来,以释放自己花穴传来的舒爽感。

 

“**,我要**爆你这个小淫妇!”我直起了身子,将姐姐的身体翻了过来,用力一抱她白嫩的大屁股,**顺势又插进了**中。

 

“用力**吧,啊……小妹就是喜……欢……被哥哥**,小……小妹就是个……淫妇,天生就是给……给哥哥玩的,啊……”姐姐的双肘已经是支在了床上,白白的屁股翘得更高。

 

望着姐姐性感的股沟间那浅褐色的菊花蕾,玫瑰花瓣形的细褶儿盘旋在屁眼儿周围,上边还有一颗黑色的痣,我禁不住停下动作俯身在花心处舔了起来,一股淡淡的香味传入鼻中。

 

“啊……哥哥又在……又在舔人家那里,嗯……再……再深一点嘛,啊……”姐姐的屁股稍微向后挺了挺来迎合我的舔嗜。

 

“哥……哥,要……要弄妹妹的后……后面吗?”

 

我一掌拍在倩姐的屁股蛋子上,“哼,小**,想的美,今天先**烂你前面。”说完我又开始了下身的大力进攻。

 

“啊……啊……哥哥……哥哥想什么时候插……就什么……时候插,妹……妹妹随时撅起屁股等……等哥哥**,哥……哥哥你太……太猛了,你是妹妹的……主人,妹妹……甘……甘愿作你的性奴,啊……”

 

我伸手从姐姐光滑的脊背上川到胸前,紧紧揉捏起那对已成钟乳行的**。

 

“小……小淫妇,你是哥哥的,啊……这辈子都……都属于我……龙天义,啊……姐姐,你……你的**开始吸我了!”

 

一阵紧迫的抽吸感从下身传来,不知道怎么的,每次姐姐**之前,**就想鲸鱼吸水般的自动吮吸我的**。

 

“啊……倩倩的好……老……公,再……再用点力,淫奴快……快来了,以后姐姐天……天都……给……给你**,再……深……深一点啊……来……来了,喔……”

 

姐姐将头深深的埋在了床单里,双腿也紧紧的夹住了我的下身,又一次**来了。我感觉头稍微还是有些眩晕,再加上姐姐**内不停的吮吸,后背开始有些酥麻。

 

“姐姐,啊……我……我也来了,啊……”我用力一挺,将**深深的顶到了**深处,一股一股的子孙从炮口喷薄而出。

 

五分钟后,洗漱干净换好衣服的我又躺到了病床上,而姐姐的衣服已经全被我撕烂,只好拿了两件我的外套穿在了身上,脸上还存有**余韵的姐姐坐在床边,羞赧的表情仿佛初谈恋爱的小女孩。

 

倩姐的全名叫龙倩倩,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今年27了,比我和同卵的胞妹大8岁,小妹叫龙茜茜,就是开头和我在酒吧喝酒的小姑娘。

 

一般情况下谁敢叫她小姑娘肯定是挨一顿爆揍,因为她最不喜欢人家把她当女孩子对待,从小就失去父母的她个性很男性化,初中毕业就不再读书,一直在社会上闯荡,凭着两位何姨传授的一些散打功夫和跆拳道,两年就在我们住的东江区打出了名堂,横扫整个东江的黑社会,还统一建立了一个金凤堂的组织,和上江市其他四个区的黑社会相抗衡。

 

自己起了个绰号叫太子姐,在家里不服管教,但是只听我一个人的话,说不清是因为我是她同卵的胞兄还是别的什么。

 

接下来要介绍重点啦,就是本人。大名龙天义,今年刚高中毕业,至今已在社会混了有一月,纯属无业游民。老爹叫龙一民,老娘叫狄娜,其实他们并不老,只是因为在16年前自己驾机出去游玩,不幸飞机失事,他俩老人家就去见了上帝。

 

默哀三分钟……

 

其实我老妈不是老爸的元配,倩姐的亲生母亲叫李玉桦,在生下倩姐六年后出了一次车祸,之后就只看见了撞坏的车子,人却不知所踪。

 

老爸凭借着爷爷给的资金自主创业,建立了龙海集团,成为上江市的第一纳税大户。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连续的打击让这个庞大的家族只剩下我们姐儿三个,所幸老爸在我和妹妹出生后就立下了遗嘱,万一有不测,则将龙海集团的所有资产分36%给倩姐,各分32%给我和妹妹,爷爷传给老爸的义仁堂,在遗嘱里则全部分给了姐姐,大概是对倩姐妈妈的事有些许的歉疚吧。

 

倩姐22岁大学毕业后在龙海集团工作3年后,凭借自己出色的表现赢得了集团元老的赞赏并正式接管了集团主席的职位。

 

“姐,小妹呢?她怎么样了?”说起来还真惭愧,欢喜过后才想到小妹。

 

“哼,回家闭门思过呢,闯了这么大的祸,还有脸在这待着吗?”姐姐微愠的表情让我有些担心她俩的关系,但是听见她这么说,很明显小妹并没有受伤,我的心也稍微放了一放。

 

“她那么听你话回去吗?”我故意的探询着问道。

 

“开始是不肯回去,在这里一直守了你6天6夜,我见她实在是太累了,就叫何姨把她强行带回去休息了。对了,我得赶紧给她们打个电话,家里的人都担心的很呢,开始听说你出了事,都要在这里陪着,但是家里和公司的事也还要做,所以我就叫她们回去了。”说完,倩姐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她们我现在的情况。

 

“你何姨、白姨还有菲菲、晓玉、茜茜她们一会就过来了,啊……小色鬼,你看哪呢?”原来姐姐穿着我的衣服领口的扣子还没扣上,雪白的脖颈还有深深的乳沟就被我直直的看在了眼里。

 

“姐,你真美!”我伸手想要将姐姐搂过来,哪成想倩姐嗖一下就站了起来,“你这小流氓,刚做完还想轻薄我啊?”

 

“嘿嘿,谁叫你长的是闭月羞花美丽动人呢,是个正常的男人看见你都会忍不住的。”

 

“你就跟我贫吧,花言巧语,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无辜的姑娘落在你手里。”

 

就在我和姐姐互相调侃了一会儿后,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群环肥燕瘦绚彩夺目的女人扑了进来,头一个就是我刁蛮的小妹龙茜茜。

 

“哥,你可醒过来了,哇……”茜茜倒在我的肩头就哭了出来。

 

我急忙搂过她的身子,双手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拍着,“别哭别哭,好妹妹,哥这不是好好的嘛,你说过要做男子汉的,男子汉怎么能轻易掉豆豆呢,别哭了啊”

 

“没有了哥哥,我做什么男子汉啊,哥,我对不起你,呜呜……你要是醒不过来,妹妹也就不活了,呜呜……”

 

“傻妹妹,净瞎说,哥哥怎么舍得丢下你们去找老爸老妈呢,别哭了,听话,啊……”说着我的双手插进了妹妹的短发间,将她的头紧紧的搂在了我肩头。

 

“天义,你醒过来就好,我们真的是担心你醒不过来。”说话的是白玲阿姨,她旁边的两位少妇般的女人就是何婕何洁两位双胞胎阿姨,话还没说完,屋子里就已是一片抽泣声。

 

“天哥哥,妈咪和我们一直都在家里求菩萨保佑,希望你快些醒来,现在哥哥真的醒来了,以后菲菲和晓玉就又能每天和哥哥玩了。”说这话的是白姨的女儿白菲菲,今年14岁了,还有她旁边的何晓玉是何洁阿姨的女儿,与菲菲同岁,正上初中的她们正是含苞欲放,胸部已经有了不小的突起,而臀部却比**丰满的多了。

 

“嗯,以后哥哥天天陪你们做功课,玩游戏,过来,让哥哥抱抱。”两个小女孩连忙走到我跟前,任我将茜茜和她们俩一起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轻舔她们脸上的珠泪。

 

“白姨,何姨,让你们担心了,天义真该罚,不如今天晚上就罚我侍侯你们就寝吧!”我嬉皮笑脸的道,想要舒缓一下大家的黯淡情绪。

 

果然“噗哧”一声,大家都笑了起来,“没正经,你才刚醒,就想着要欺负我们姐妹,我们走了,不理你了。”倩姐说完向众女使了个眼色,做势欲走。

 

我笑道:“嘿嘿,姐姐,你吃饱了就自己走嘛,白姨她们可还没尝味儿呢?”

 

听我说完,众女的目光就集中到了姐姐那,这才注意到倩姐身上穿的是我的衣服,脸上还有些**残余的淡淡的红韵,不由得小声笑了起来,只有菲菲和晓玉不明就里,还张口问道:“天哥哥,刚才倩姐姐在医院里吃过饭了吗?这里的饭可有什么好吃的,我们才不要尝呢!”又惹来众女一阵呵笑。

 

倩姐的脸立刻就红了一下,“死天义,你胡说什么,看我不拧烂你的嘴!”说着就过来做势欲拧,却被我顺势抓住了纤纤玉手,在手背上亲了一口,“嗯那,好香!”

 

却听见咕咕一声,我的肚子叫了起来:“白姨,你们都还没吃晚饭吧?我请你们去楼下的百味居怎么样?”

 

难得我大病初愈还有这样的胃口,众女也没反对,于是一行人在百味居热闹的吃了一顿,但是我是刚刚苏醒过来,所以只吃了些稀食,不过白姨她们忙了一个星期,都有些消瘦了,有我陪在这里,她们自然是很有胃口了。

 

吃完饭,我本想和姐姐她们回家,但是倩姐却以命令的口吻叫我在这里再修养几天,茜茜这时也自告奋勇的要留下来照顾我,禁不住众女的劝说,我只好和茜茜回到了病房。

 

“都是你这死丫头,也不帮我劝劝姐姐,还拖我的后腿,看我怎么惩罚你!”我发力将妹妹拽了过来,搂进怀里,狠狠的吻在她薄薄的嘴唇上。

 

四唇相接,我还没发动,一条柔软的嫩舌已经突破两扇门进入了我的口腔。湿滑柔嫩的感觉紧贴在我的舌头上,我不由得紧紧按住她的脑后稍,跟随着将两条舌头绞缠在一起。

 

在这一瞬间,仿佛身边的世界都离我们而去,空灵却充满激情。

 

“啊……”热吻过后,我已经开始有些神迷,妹妹却一把推开了我:“色哥哥,刚吃完晚饭就想吃夜宵啊?”

 

我拉过她的手,一起坐到了床边,看着茜茜柔情却暗藏坚毅的脸庞,轻轻抚了一下她脑后有些散乱的头发:“妹,哥爱你,当初是哥哥贪玩,才占了你的身子,你恨哥吗?”

 

“哥,你说什么呢?你是妹妹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妹的身子不给你给谁呢,要说恨,妹妹只是恨你不第一个要妹的贞操,让姐姐抢了先。”茜茜再一次抱住了我,紧饱的胸膛也贴在了我身上。

 

“茜茜,哥哥知道你的心思,你虽然不是第一个把前边献给哥哥的人,但是你这后面可是拔了头筹啊。”我伸出手指隔着被屁股挺得紧崩崩的牛仔裤在妹妹屁眼的位置按了一下。

 

“你还说哩,要不是那天你误打误撞,怎么会要了人家的后面。”妹妹说着就一顿粉拳砸在了我的胸前。我紧紧攥住妹妹的玉手,贴在了自己的双颊,思绪回到了6年前的一个晚上。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金雕配资网的观点和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QQ:168227446)。
本文来源: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