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継母のぞき – 揺れる胸と背中》-2018隔壁老王在线观看:自己作污污的事,女友说我不够粗/神级特工

发布:金雕配资网会员 2020-07-02 09:32:58 分类:娱乐资讯 浏览:
导读:【导读】:金雕配资网在线提供,娱乐资讯「自己作污污的事,女友说我不够粗/神级特工」,供娱乐资讯爱好者免费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jczhg.com/yule/2020-07-02/12726.html

 “想什么呢?那是我表叔。”

 

“哈哈……”

 

“傻!”

 

两个女人肆无忌惮的谜语全被许文听在耳中,心里无比激动。

 

许文被她们俩的话,撩拨的浑身难受,就像有无数蚂蚁在身上爬一样。

 

他的脑海里满满都是两个女人被他骑在身下的情景,下身也涨的实在是难受。

 

即便后来他不偷听了,躺在床上,都有种失衡的感觉。

 

这尼玛根本睡不着啊!

 

许文心里突然很烦躁。

 

所以,他决定,先去冲个凉。

 

“哗哗……”穿着短裤冲进卫生间,打开花洒,整个人都站了进去。

 

冰冷的洗澡水,让他躁动的心慢慢开始了平复。

 

然而,他忽然看见卫生间衣架上挂着的两条内裤。

 

这完全是两种风格,一件是卡通式的,一件是很窄很xìng感,类似于丁字裤式的。

 

卧槽!

 

这一幕,让他渐渐平复的邪火,一下子又蹿了起来。

 

卡通式的他之前见过,是苏倩的,而那类似于丁字裤模样的……想起比苏倩身材还要好的张晓月,如果她穿着这个……

 

卧槽卧槽卧槽!

 

要bào了。

 

冰冷的冷水也浇不灭许文这时躁动的内心。

 

他情不自禁的就伸手把张晓月的内裤摘了下来,并捂在脸上用鼻子使劲的闻起来。

 

唉!可惜不是原味的。

 

内裤是洗过的,所以缺失了某种许文幻想中的味道,有些缺憾!

 

不过聊胜于无。

 

许文还是一边闻着张晓月的内裤,一边脑补着某些过分的画面,一边狂撸起来。

 

五分钟后,随着他身体的颤栗,银河落了九天……还有内裤。

 

看到自己不小心把子孙扑在张晓月的内裤上,许文猛然清醒过来。

 

“妈的,这下惨了。”

 

他连忙找来纸巾,那是一顿擦。

 

擦拭干净之后,把张晓月的内裤重新又挂了回去。

 

俗话说,撸前yín如魔,撸后圣如佛。做完睡前减压后,许文终于回去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苏倩早早的去上班了,而许文今天轮休所以起的比较晚。

 

张晓月起床后习惯xìng的洗了个澡。

 

可当她洗完准备换内衣的时候,却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内衣上,还残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星星点点,那东西她很熟悉,毕竟他男人的衣服都是她洗的。

 

可昨晚除了许文,哪里还有其他男人啊。

 

许文?

 

张晓月不禁张开了小嘴。

 

是许文干的?

 

突然,昨日许文给自己按摩的画面,再次于脑海中浮现。

 

她想起许文游走在她身体每一个方寸的那双粗糙大手,又想起自己当时的江河泛滥。

 

那时她浑身火热,大脑中断,她甚至已经放弃了抵抗,已经准备迎接许文那无比巨大了,可关键的时候,却有人喊许文到钟了。

 

张晓月想,如果当时那人喊的再晚一点会怎样?

 

她不敢想,因为许文那里真的是太大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么巨大的东西,而且……

 

越想,张晓月的俏脸越红,身体越发滚烫,尤其xiōng前更是变的坚硬无比。

 

光想想就已经这样了,如果尝到会是什么滋味呢?

 

银牙暗咬,张晓月草草清洗了一遍自己的身体,擦拭完之后犹豫了一下,可最后还是把那件丁字裤套在了腿上。

 

走出卫生间的张晓月,脚步有些虚浮,她望着许文的那扇门,心如鹿撞。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稀里糊涂的就敲响了许文的房门。

 

“谁啊?”许文开门之后本能的问了一句,然后差点喷血。

 

张晓月身上裹着一件浴巾,可却很短,只是遮住了她傲人的xiōng部,而她的下身,正是穿着自己昨晚用来撸的丁字裤。

 

许文的呼吸也忽然变的急促起来。

 

“文哥……”看的出来,张晓月也很紧张,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是我。”

 

女人柔弱的声音其实穿透力比尖叫还足。

 

许文被她的声音击醒,连忙装作目不斜视的笑了笑:“哦,是晓月啊,怎么了?”

 

“文……文哥,我……我忽然腰酸背疼,您看您有没有时间?”张晓月满脸娇羞的说:“能帮我按一下吗?”

 

一听这话,许文乐了。

 

女人遇到一个不中用的老公,基本等同于守活寡,而像张晓月这种年轻的少fù,长期得不到满足,又怎么能甘心呢?

 

终于还是熬不住了吧?许文心中xìngfèn的想到。

 

“正好,我今天没什么事,你进来吧。”许文强行压制内心的激动,生怕自己的声音受到影响,佯装镇定的说道。

 

张晓月犹豫了一下,走进许文的房间,许文下意识的关上了房门。

 

“嘭!”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张晓月的娇躯猛然一颤,仿佛遇到什么惊吓一样。

 

许文看在眼里,依旧假装没看到:“你躺到床上去吧。”

 

张晓月红着脸弱弱的说:“文哥,我是腰酸背疼。”

 

“哦,那就趴着。”许文连忙说道。

 

按照许文的jiāo代,张晓月慢吞吞的趴在了他的床上。

 

许文干咳了一声,笑道:“晓月啊,你得知道,医者父母心,在医生眼里是没有xìng别的,我们按摩的也算半个医生,所以你不必有什么忌讳,何况我也看不见。”

 

“嗯。”张晓月弱弱的应道,声音细弱蚊蝇。

 

“那个,把衣服脱了吧,隔着衣服治疗的效果不好。”许文说。

 

张晓月迟疑了一下,最后一咬银牙,还是把浴巾解开了。

 

别说前面,光是这曼妙的背影,这凹凸挺翘的身形,在完全呈现于许文面前的时候,他的那里便突然倔强了。

 

一股子邪火,就像点燃了干柴一样,“呼”的一声,直冲脑门。

 

穿着丁字裤的张晓月,那挺翘肥美的小pì gǔ,简直xìng感到无法言喻,许文想,就这身材,参加美臀大赛没准都能拿个冠军回来。

 

他已经按耐不住了。

 

双手直接就按在了张晓月的美臀上。

 

张晓月娇躯又是猛然一颤,忍不住“嗯”了一声,拖着长音。

 

这一声,直接就把许文的骨头给叫酥了。

 

入手的róuruǎn与弹力,让他yù罢不能,他已经不能控制他自己,双手疯狂的揉捏着令他血脉喷张的肥美。

 

“文哥……”张晓月呢喃一声。

 

许文瞬间恢复清明:“咳咳……晓月,文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我们这些人对xué位比较熟知,我按你这里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长期得不到满足?”许文直接问道。

 

“……”张晓月紧紧抿着嘴唇,满脸羞红,不知该怎么回答。

 

许文笑了笑:“晓月啊,我知道你害羞,可这样不行啊,你知道女人如果长期得不到满足会憋出病来的,尤其许多rǔ腺癌就是这么来的。”

 

“啊?”张晓月被他这句话吓到了:“那怎么办?”

 

许文心里乐开了花:“没事,你别害羞,我能帮你。”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金雕配资网的观点和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QQ:168227446)。
本文来源: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