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的男人》-我和狗做了4年都没事,做爱视频:花核舌尖甬道痉挛白浊|身体空虚的原因

发布:金雕配资网会员 2020-07-01 09:33:10 分类:娱乐资讯 浏览:
导读:【导读】:金雕配资网在线提供,娱乐资讯「花核舌尖甬道痉挛白浊|身体空虚的原因」,供娱乐资讯爱好者免费阅读。本文地址:https://www.jczhg.com/yule/2020-07-01/12542.html

 第一次是在出任务的时候,他替她挨了好几枪,差点死了。

 

第二次是在现在,又是为了救她。

为什么她生命中最危险的时候,他永远都在?

 

“薄司御,司御……”乔又夏跟着医护人员上了救护车,整个过程,他没有放开过她的手。

 

“不许有事,听到了没有,我不许你有事!”

 

“好……”他虚弱的笑了,即使是这种时候,也丝毫不带任何狼狈。

 

薄司御艰难的扬起一丝丝邪魅的弧度,有些费力的说道:“你在为我担心吗?这样满心满眼都是我的感觉,真好……”

 

乔又夏感觉自己的心被撕成了两半,源源不断的血从心里流了出来,她心口痛的麻木。

 

“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为了我这样的女人这样做?根本就不值得啊……”

 

婚姻十一年,她恨他当初拆散她和黎千程,烦他,躲他,冷他,变着法的逼他离婚,甚至一味的伤害他的自尊,从不给他半分情面。

 

------------

 

 

 

第2章 你爱过我吗?

 

 为什么他总是那么傻,明明知道她不爱他,却还是要为她这样付出?

 

而且,她的日子就剩下来两个月了……她的心脏衰竭,是特殊血型RH阴性血,下个月就会住进病房里,等待一颗合适的心脏到来,如果找不到的话,她就只能去死。

 

为什么只是想临死前出来看看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是要连累别人一起死?

 

薄司御笑了出来,双目猩红努力的看着她,描绘着她的样子,像要永远的记住她。

 

他深情的看着她:“没,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无论天塌下来,我都会替你顶着,就是拼了命,我也要保护你幸免于难……”

 

刚说完这话,薄司御嘴角又开始冒血,冒得比前面还多,眼神开始逐渐涣散。

 

他不停的叫着她:“老婆,老婆……”

 

“薄司御……”

 

乔又夏双手慌忙擦着他嘴角的血,又有新的冒出来,怎么办,越擦越多,擦不干净,就是擦不干净……

 

她的手按住他的嘴角,源源不断的血从他的嘴角溢出来,沿着她手的缝隙滴下去,她的手上全是血,都是他的鲜血……

 

“老婆,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别说了,别说了,薄司御,你要好好的啊……”

 

医生护士慌忙的做着急救措施,想要给他戴氧气罩,都一一被薄司御打掉了。

 

反正他的心脏是要移植给她的,早就已经要死了。

 

本来他是打算偷偷捐给她的,可能连她最后一面都不能看到,可能都不能好好的告别,但现在可以这样看着她,看着她为他哭,他真的感觉好幸福……算是因祸得福吗?

 

“别乱动司御,好好配合医生,现在你需要治疗!”

 

乔又夏让医生给薄司御带上氧气罩,又做着急救措施。

 

“跟病人说话,不要让他睡过去!”医生道。

 

“好!”

 

乔又夏看着他,泪水朦胧了视线,她紧紧握着他的手说道:“薄司御,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说过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乔又夏听见这话,心里空空的,涩涩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牵引,发出不清晰的刺痛。

 

这话是什么意思?离婚后的两年,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忽然间有个念头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有些话现在不说,我怕永远都没有机会……”

 

还来不及细想,氧气罩里,薄司御发出微弱的呼吸。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双目猩红,带着期待的看着她:“又夏,你爱过我吗?哪怕一点点,一丝丝?”

 

乔又夏顿住了。

 

爱过吗?

 

十九岁的时候,他算计她,永远的拆散了她和她最爱的男朋友,逼着她和他结婚,她恨他,讨厌他,恶心他……十一年的婚姻,她参与外交部反恐,军功无数,常年游走国外不曾回家,生怕跟他有个什么关系……

 

乔又夏不知道自己爱不爱他,但却知道,是真的不讨厌他了。

 

思考中,医院已经到了。

 

薄司御看着她沉默,眼里的期待一点点灭下来,苦笑一声:“没关系的又夏……我爱你就够了……”

 

他笑了笑,生平第一次,眼泪流了出来:“我可能撑不过今天了,以后的日子,好好过,老子不会再纠缠你了……”

 

“说什么傻话!”乔又夏吼了一声,哭着喊道:“我说了不准你死,没听到吗?薄司御,好起来!只要你好起来,我们就复婚!”

 

好动听的谎言……

 

------------

 

 

 

第3章 他死了

 

 薄司御笑了笑,手艰难的放到她的脸上,感触着她。

 

他知道,今天,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以后,记得每天好好睡觉,好好吃饭,无论有任何事情,都不要难过悲伤,因为我会一直看着你,保护你……”

 

“病人需要手术!”手术室已经到了,医生忽然喊到。

 

乔又夏红着眼睛,焦急的说道:“这些话出来再跟我说,现在马上动手术,记住薄司御,要是你死了,我这辈子都会忘了你,永远都不会想起你!”

 

“那就忘了吧……”

 

他深情的看着她,眼里满是氤氲雾气:“这辈子,我放过你了,但是下辈子,我会早早的守在我们会相遇的地点,和你见面,追求你,并爱上你,下辈子,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知道吗?”

 

他不想再听见拒绝的答案了。

 

说完这句话就松了手,进了手术室。

 

乔又夏红着眼眶的看着他被推进去,心痛到窒息。

 

为什么他总是要这么傻……

 

心脏像是被一把钝了的锉刀割开,血淋淋,鲜血直流,痛的痉挛。

 

乔又夏渐渐感觉呼吸不顺畅,心脏剧烈绞痛,最后倒在了地上。

 

过往的医生跑了过来,蹲下来查看后赶忙喊到:“病人有心脏方面疾病,来人,准备手术!”

 

手术室里,薄司御早就已经听不到乔又夏的声音,看不到她的身影。

 

他看着门,不舍的收回视线。

 

慢慢的闭上眼睛,他坚决的说道:“现在就提取心脏吧,换给外面刚刚送我进来的那个女人……”

 

乔又夏,我喜欢你笑的样子,让我偷走你的痛苦,让你一直开心下去吧。

 

剩下的路自己走,我就陪你到这。

 

……

 

乔又夏醒来后已经是一个月了。

 

“手术很成功,乔小姐,不用在等合适的心脏了,恭喜你终于换取了新的心脏,并熬过了艰难的一关,不过还需要留院观察半个月左右,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就可以出院了。”主治医生林风温润的笑着说道。

 

这一个月里,乔又夏的病情很不稳定,时而病危,时而又平静下来,好几次都差点死了,真的是很危险。

 

所幸,她全都熬了过来。

 

“薄司御呢?”

 

乔又夏想起一个月前的画面,着急的想要站起来,急切的问道:“林医生,薄司御呢?”

 

“一月前和你一起被送进来的那个男士吗?”林医生脸上有些可惜:“他死了,手术上就已经死了,家属来了,哭了很久很久。”

 

“……”乔又夏像是瞬间被抽走了灵魂,瘫软的坐到床上。

 

林医生见她情绪不对,关心的说道:“乔小姐,注意身体啊,人死天定,那天那个男士牺牲自己救了你,你就要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知道吗?”

 

她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是喃喃的说道:“他死了,他死了……”

 

“乔小姐?”

 

“他死了,他死了……”

 

“……”医生见她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定定的看着她。

 

他想,乔又夏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一个人为她付出了生命,她那么豁达的人,等下就会缓过来的。

 

林医生叹了口气,柔声说道:“好好休息。”

 

说完,他轻轻的关上门。

 

“他死了,他死了……”乔又夏像是魔怔了一样,不停的说着这句话。

 

“是啊,他死了!”

 

门“砰”的一脚被踹开,乔又夏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已经有一巴掌甩在她脸上了:“害人精!是你害死了司御!”

 

乔又夏抬起头恍惚的看向眼前的女人。

 

苏子吟。

 

她说,是她害死了薄司御……

 

------------

 

 

 

第4章 薄司御为了你,捐献自己的各个器官!

 

 苏子吟气的浑身发抖,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乔又夏,都是你!明明那么早就已经离婚了,为什么你还要缠着他!你还嫌自己害他害的不够吗?你简直就是个贱人,明明得了白血病,为什么就是没死?还连累到司御?!”

 

乔又夏看着她,以往见了恨不得撕碎,但此刻,她却动了动唇,没说出任何话来。

 

苏子吟看看着她,已经近乎失去理智般的推倒了床头柜,砸了许多东西。

 

“贱人,贱人!”

 

病房里乒乒乓乓的乱响,乔又夏始终保持着沉默。

 

良久,她才说道:“疯够了么?疯够可以滚了。”

 

“滚?我滚?!”

 

苏子吟红着眼眶,怒吼道:“还端着自己呢?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乔又夏,你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你害死了他,是你害死了司御!”

 

砸东西的巨响瞬间吸引来了很多人,林医生闻言也赶了过来。

 

看着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乔又夏,他冲上前护住她:“这位小姐,我理解你因为那位先生救了乔小姐失去生命而难过,但这一切都是那位先生自愿,并不是什么所谓的乔小姐害死了他,乔小姐刚做完手术,希望您不要这样刺激她。”

 

“自愿?是啊,他为了你倒是什么都肯做!”

 

薄司御死了——

 

她机关算计不惜陷害乔又夏,使得她众叛亲离,远离中国,她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从泥沼里爬出来的时候,但,薄司御居然死了!

 

他死了,她半生心血算什么?

 

苏子吟眼里血红血红,憎恨的看着乔又夏说道:“乔又夏,薄司御并不是所谓什么的在火场救你而死的,那场火是我设计的,原以为能烧死你这个贱人,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人成了司御?!”

 

乔又夏和一切围观群众震惊的看着她,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放的火?”

 

她都要死了,她放把火什么必要?!

 

苏子吟早就已经不在乎事情暴不暴露了,她欠了一屁股债,就等着乔又夏死在这场火里,然后演出救她的戏码而受伤,让薄家给她出钱的。

 

现在,她完了!

 

“是啊,就是我放的!但是薄司御不在这场火里死,也还是要因为你死!你以为你合适的心脏是谁的?薄司御也是RH阴性血,你忘了吗?”

 

乔又夏的心脏狠狠的痛了一下!

 

她惊呆了一样的看着苏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金雕配资网的观点和立场。如有疑问,请联系(QQ:168227446)。
本文来源: 互联网